0-31.jpg


仍然是现场25/50的牌局,上桌前我刚跟妹子承诺了一顿2000美金的大餐。翻牌我有200bb的筹码深度,在BB位拿着AdQd,CO位置大约100bb的玩家加注到125,BTN位置的职业玩家有大约200bb的筹码,3bet到500。

这个职业玩家经常做3bet,由于他非常激进而且偷盲非常频繁,我特意做了调整,他每次3bet我都会做4bet,这里我有一手在短桌时非常强的牌,之前做了非常多4bet,如果是100bb,这里通常就是4bet打到全下,不过200bb的时候我不太确定怎么打,不知道大家怎么看?

之前这个玩家面对我的4bet,不是做5bet全下就是弃牌,结果这次他意外的跟注了。当然200bb的情况下,他的跟注不是特别出乎意料。

翻牌是Qh9h8h,无比潮湿的牌面,我有顶对Q,底池2750,我手上大概还有10850,SPR值是恶心的3.9(我数了对方的筹码,比我略多大概11150左右),很明显在4这个阀值,通常顶对很少应该弃牌。但是我还是犹豫了很久,大概两三分钟左右,选择了过牌。

然后对手也稍微想了一会,在2750的底池下注1750。

又轮到我陷入了沉思,我想了超过5分钟的时间。

通常而言,一旦我准备过牌,很明显我有一张花或者我有个顶对是绝对不会弃牌的,我在桌上的形象也是非常激进的,我频繁做4bet light、raise cb和cb-3bet bluff,站在对手的角度讲,我应该很少会在这个底池中弃牌,即使我的牌是空气,我也能利用这个牌面做shove来扮演成手牌,强听牌。对手的犹豫时间不长,就下注了1750,我觉得对手可能有的纯空气bluff并不是很多。

我捏着手里的筹码全身冒汗,恐惧、紧张、激动、困惑、迷茫的情绪包围着我,虽然房间里24度的空调呼呼地对着我的脸上吹,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脑门的汗顺着眉毛慢慢地滴进我的眼眶。单就这把牌而言,我已经很明了这手牌的打法,这是一个绝大多数时候bet-shove或者check-shove的情况,假如我打的是我熟悉的线上NL100的话。我突然有一种恐慌,我害怕我不能兑现承诺,或者说我害怕这手牌的失败让我不能兑现承诺。这个翻牌我不愿意在摊牌后买保险,我不愿意做在我看来-ev的事情。我本不该害怕,我却在这个地方害怕了。

我觉得我应该偶尔把命运交给上帝,哪怕我从来不信神。是时候让上帝偶尔决定一次我的命运了,不管是这手牌,还是那个在2000美金大餐面前的妹子。我拿了一个25的筹码,丢了一下,太轻丢不起来。于是我从裤子后口袋摸出一个1块钱的硬币,对着场子上的所有人说,如果掷出正面我全押,掷出反面我弃牌。

上抛,坠落,硬币干净地展示出了反面。我亮出一张Q然后弃牌了,全场惊呼。“你怎么能在4bet pot弃掉顶对?”“底池的死钱已经够多了啊!”“你在想什么?”对手默而不语,把牌扔给了发牌员。

“那手牌我是K6两红桃,nuts花。”离开时,对手在门外跟我说了他的底牌。

“哦,是吗?”我低着头,看着我的QQ手机信息。妹子的头像闪动着,

“老娘我晚上睡不着!”妹子的留言这样写着。

我学着对手默而不语,划动了几下手机,把妹子默默拉进了黑名单。

负分,滚粗。


举报

+1

讨论区

0
shurawing

不太理解,妹子犯了什么错?而且为什么妹子的语音还是未读状态

#1
2016-08-31 17:36
回复 举报

分享

关注扑克人微信公众号